时光小偷

盗窃罪的构成要件是秘密窃取,而时光却是溜走的。我不知道它是心甘情愿还是情非得已,但毫无疑问它不再回来,而我连赔偿也不知从何索取。哪怕南柯一梦醒来还要唏嘘,所以渐渐连奢望也不再祈求,只能挣扎地看着那有形的、无形的、缠绕着神秘面纱的手将时光撕得均匀。
“当这些支离破碎的记忆展现在你的面前时”,我不禁自问,”你还能不假思索地回答:我还是我吗?”

天性孤独

写下这个题目,我想起一本书,百年孤独。这是一本书,是的,很有名,后来无一例外地被改编成了电影。书和电影,我都没有看过。印象中,依稀记得,那是高中时,看到过它的封面,肃静的封面。

孤独的人,并不天生向往孤独。但是,孤独的人,可以在孤独面前心生欢喜。

我喜欢安静,喜欢安静的音乐,喜欢安静的大自然,喜欢散发着宁静气息的女孩子,喜欢默不作声内心丰富的植物和动物。我常常在听到任何人的喋喋不休之后,忽然心生烦躁,我说的是,任何人。

有时候,我会想,我孤独,是因为我性格怪癖么?

我喜欢对我看到的每一个人报以微笑,我喜欢简单真诚的交流方式,我习惯性地控制自己的情绪,隐忍和宽容,我学着去理解任何人的行为,好的,坏的。
我想,这样的我,果然是与这个浮于表面的世界格格不入,所以,我孤独,注定在此生此世孤独百年。

孤独,只是因为一颗赤热的心,找不到那个同样赤热且频率相同的世界。这个世界,也许是一个人,也许是一群人。
所以,孤独,是心的修行。你看不到我的修行,因为,看起来,我跟这个世界一样。

只是,看上去,一样。